我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写文的呢……

摸个中秋贺图:犹抱子建半遮面

祝大家阖家团圆,骨科快乐

+

日常还债系列

+

在下前来还债....可以做头像

和网易做了PY交易,说给我SSR我就产粮

本来准备赖账,结果抽了一周R,要是蓝屏能出N,以后我可能连R卡都没了

+

【繇攸繇】CP相性一百问(下)

  
之前排版错了真让人伤心,发了六七个小时才发现
互攻注意避雷

51 .

郭嘉: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
攸:奉孝还真的来了啊?

嘉:主公采访二位已经头风发作了……

繇:噗!那眼睛呢?主公的眼睛还好吧。

攸:别幸灾乐祸了,回答问题。

繇:我们是互攻,但他身体不如我好,我不太敢折腾他。

嘉:!!!这个言下之意难道是!

攸:没错,我在上的时候更多。

嘉:算无遗策却漏算了荀公达你,居然用这么无耻的招术。

攸:那是元常心疼我。

嘉:我突然能领会头风和眼瞎的感觉了。  52

嘉: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
攸:因为我耍贱装柔弱。

繇:好了好了,别自黑了。  53

嘉: ...

+

拟兽走一波,下面都是瞎写的,不要仔细看233

不是特别擅长画动物,大家就看着玩玩吧。

黑羽快斗:

黑白相间的梅花鹿(?)是一个怪盗,擅长易容成各种偶蹄目动物。

临近成年,角长得风快把帽子顶烂了。

工藤新一:

野生黑山羊,死神高中生侦探,传说中他们整个品种都是恶魔。喜欢踢足球和击垮犯罪嫌疑人的内心(大雾),最近在想办法捕获基德。

+

私设扯了胡子,就当是返老还童版本的三杀荀攸吧。说起来特别喜欢这个祥云装饰,仙气飘飘

+

还在努力尝试厚涂的我。


+

送给朋友的画。

+

【繇攸繇】相性一百问(上)

作者的话:
人物属于历史和他们自己
性格上或许有OOC,自产娱乐,欢迎交流,但不要恶言相向
曹荀有提及,篇幅不多不打tag
悄悄@茶果_蔚 最喜欢的朋友!

本答卷由曹公来提问,大家热烈欢迎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曹:请问二位的名字?
繇:钟繇,字元常,顺便说说记住臣下名字是个好习惯。
攸:荀攸,字公达
 2
曹:行了别吐槽了坑王……年龄是?
繇:死的时候七十九。
攸:十八岁
曹、繇:公达你???
攸:好吧好吧,享年57
 3
曹: 性别是?
攸:这问题傻不傻?
繇:复议。
曹:又不是孤出的题,你俩盯着孤是闹哪样?
 4
曹: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?
繇:年轻的时候...

+

我想写虫绿,现在只有一个大纲和写到一半的第一章
这次对自己没啥要求,不BE不太监

+

听旁友的开始写日记,结果写着写着变成了涂个鸦顺便说上两句
最近感觉自己像个老太太一样絮絮叨叨,愿身体健康生活美好

+

我居然没放过这张

+

画着玩,渣,勿喷

+

我又来搞事了,玩老梗2333

祝各位同好新年快乐,多多发糖

+

清晰度感人……下次用电脑P好了……

+

胡乱画了一小堆

+

摸完收工

+

进京给老钟家当保姆的姜


困奋没困成(划掉)二改常服,画着还债

+

沉迷会会

+

【曹荀】无题

明明要睡着了,脑子里突然来一段
给个片段一样的东西打个标题其实还是有点不好意思
乱写的别深究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曹操醒了,他掀起那床刺着繁重花纹的厚被,从榻上坐起来却惊觉这屋子里连一个伺候在侧的人都没有,甚至连先前摆了两三处的碳火盆也不见了。
“他们之前不都还在我床前悲乎哀哉吗?”年迈的魏王很不厚道地想着早先在一旁侍疾的人们。
床旁的香炉倒还燃着,难得的清新香味似乎成了他下床的动力。在脚着地的那刻,曹操发现头部的疼痛和身体的沉重感皆如烟云般散去了。他说不上来心里的感觉,只觉得要立刻出去看看。

门口是四月初夏,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。但青翠的园景伴着和煦的日光,提...

+

粗制滥造第二弹

+

粗制滥造的摸鱼


+

画到一半截了半截出来上色玩

+

给儿子的还款

+

活墨。

(哈哈哈哈我好后悔为什么要自己写那堆垃圾字。)

+

荀啾和曹啾的故事。原谅不走心的笼子。

+

© 瑞啾啾啾啾啾 | Powered by LOFTER